你原来是长沙晚报的吗

  离开市委机关报,到基层园区工作转眼两年了。外出招商时递上新名片后,总有人冷不丁地问一句:“你原来是长沙晚报的吗?”会心一笑之后,不只是感叹地球村时代世界之小,更有晚报作为省会强势媒体影响力之大。

  往事如烟。细数下来,大学毕业后到长沙晚报工作有15个春秋,也是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父母给自己取名为“鹰”,本是寄予儿子远走高飞的希望,但城市屋檐下长大的我,始终没能脱离长沙这座城市的庇护和滋养,在山水洲城间吃着辣椒土生土长,求知求职,长大后成了一名记录这座城市的记者,一只不可能远走高飞的“留鸟”。

  还记得当时在老城区的老报社时,是骑着单车在大街小巷里转悠,开始记者生涯的。那时城市不大,汽车不多,单车是跑社会新闻最便捷的交通工具。前辈有“脚板底下出新闻”的教诲,自己踩着单车跑遍了城区所有的派出所寻找新闻线索,赶写现在看来鸡零狗碎的社会新闻。而策应1996年长沙行政区划大调整的“96高空看长沙”专题报道,则将我的视野和视角提高到前所未有的宽度和高度。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万里无云的日子。当时的总编辑左润明先生带队,时任新闻部主任龙钢跃和有着“长沙的一只眼睛”之称的老牌摄影记者邹曙明以及我和陈飞两名小青年,乘车来到驻长空军某部,准备对新长沙进行航拍。经部队特批的银鹰早已在机场跑道待命,这是一架老式运输机,并无取景口。经验丰富的飞行员为我们准备了一架木楼梯拦住机舱口并打开舱门以便拍摄,同时还为我们准备了一只铁桶防止晕机呕吐。飞机在轰隆隆的巨响中起飞,按事先确定的线路低空飞行……摄影记者举着相机几乎是趴着,飞快地按动快门不放过每一个精彩瞬间;而我作为文字记者则睁大眼睛观察,并用心默记每一处建筑的风采。耳边风声呼呼作响,熟悉的城市从眼底近距离地掠过,平生第一次贴着城市上空飞行观光。“你真美啊,请停留一下”,浮士德曾在18世纪的欧洲大声呼喊过。而那时在长沙上空的飞机上,我不断地在机舱口与驾驶室奔走,传摄影记者口信,要飞行员再停留一下 ……下飞机回到报社,老龙抽着烟伏案一气呵成写就了打头阵的头条大稿,并配上豪情满怀的标题《我们高空看长沙》。这组报道持续一个多月,在那个坐飞机还不是寻常事、新闻图片多为平视角度的时代,深受读者称赞,最终以策划精、角度新、编排巧获评当年湖南新闻奖一等奖。

  新闻可遇也可求。自那以后,我开始学习摄影“两翼齐飞”抓新闻,向既能写稿又会拍照的“两栖记者”转变,同时琢磨如何先人一步、高人一筹,通过策划出精品力作。先后主持策划了《99湘江千里行》、《天路三人行》等有影响的系列报道。1999年的世界环境日,我告别怀孕的妻子,从湘江源头广西海阳山到岳阳洞庭湖城陵矶入湖口,驱车对湘江进行全流域综合考察。前后历时一个月,往返行程4000公里,发回报道30多篇。这组当年获湖南新闻奖的报道报纸早已发黄,但令人欣慰的是,10多年前晚报为保护湘江的鼓与呼,而今已化作全流域的实际行动,母亲河将得到三湘儿女们的善待……

  回首来时路,幸遇相扶人。晚报是平台,更是学校。晚报一纸风行,因为这张报纸,结识众多良师益友相伴成长。自己一路行来,无论是在编辑部,还是在集团机关工作;不管是在美国进修,还是现在到园区工作,回忆温馨、念兹在兹,感恩常在。

  晚报不老,新闻常新。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晚报也一样。因为,长沙这座城市和它的主人每天都不一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