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年的《长沙日报》现身浏阳新闻记载黄兴回乡

  长晚集团滚动新闻11月15日讯(记者刘军)“自黄克强(即黄兴)先生到湘以后,军警界、政界、男学界、女学界、农工商界等先后召开特别欢迎会……”今日,记者在浏阳市洞阳社区周庆冬家里,看到了几份1912年出版的《长沙日报》,算下来,这几份报纸距今已有近百年历史了。据了解,《长沙日报》由湖南巡抚端方主持创办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4月,是当时长沙继《湘声报》、《湘报》、《湖南官报》之后出现的一份新报纸。这份《长沙日报》与今天的《长沙晚报》没有“血缘”关系。

  “报纸如果不是裱在经书里的话,说不定保存不到今天。”周庆冬边说边从书柜里翻出一本名叫《九幽早朝科》的道教经书。该书是经折装的手抄本,共10多页,这几份《长沙日报》就裱在书页的底面,报纸下面又裱了一层油蜡纸,只有透过油蜡纸才能看到报纸一面的内容。

  据书末跋语,这本经书是一位名叫欧阳学余的人于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抄写的。欧阳学余还在跋语中说:“抄此科书,费大精神,不可轻用,传后应用。”可见他对此书十分重视。“欧阳学余是一位道士,我父亲是他的徒孙,这本经书是从他那传到我家的。”周庆冬说。

  由于裱书时经过裁剪,几份《长沙晚报》版面已经不完整。记者从零碎的版面上找到了3个日期:“民国”元年十一月初五日、初九日、十四日。报纸的文字排版都是从右至左繁体竖排。报头“长沙日报”字号很大,报头左边有出版日期、“每日三张”、“零售钱二十分”,右边有“中华邮局特准挂号立券”等字样。

  初九日的报纸中,一条《各界欢迎黄克强先生……》的新闻最引人注目。新闻中写道,“自黄克强先生到湘以后”,军警界、政界、男学界、女学界、农工商界等先后召开特别欢迎会。据史料记载,1912年4月“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北迁,黄兴任南京留守。6月辞职后,10月25日黄兴从上海乘舰返回湖南,11月到湘。抵长沙后,他受到家乡数万人欢迎。学生集体高歌:“凉秋时节黄花黄,大好英雄返故乡。一手缔造共和国,洞庭衡岳生荣光。”其时辛亥革命已经完成,虽是袁氏当权,但共和体制已经建立,黄兴遂有功成身退、归隐家乡之志。

  仔细阅读版面其他内容,可感受到当时浓厚的时代气息。有一条社论《对于总统任期之研究》探讨了瑞士、美国等国总统选举、任期的制度,这与当时民国建立、袁世凯成为第一任大总统的国内背景是密切相关的;另一条《虚三级制之研究》则对是否应该取消省制一级进行了探讨。除了新闻之外,《长沙日报》的版面上还充斥着学校、工厂、名医、报刊杂志等各类广告,信息量十分丰富。

  据了解,当时的《长沙日报》仿照当时《申报》版式,日出一大张。1909年农历二月曾增出半张副刊,是湖南报纸有副刊之始。辛亥革命后,《长沙日报》由清朝官报逐步变为同盟会的革命报纸,日出对开3张,其中6版新闻、1版副刊、5版广告。此时报纸总编辑为傅熊湘,醴陵人,同盟会会员,报纸编辑、浏阳人孔昭绶也是同盟会会员,他们都明确反对袁世凯推行帝制,孔昭绶还曾撰《湖南讨袁世凯檄》,指责袁世凯的24项大罪。在傅、孔等人主持下,《长沙日报》办得声誉日隆。1917年,该报社被火焚毁停刊。

  “这是解放后首次在浏阳境内发现《长沙日报》。”浏阳市文物局文保科科长汤建文说,虽然这几份《长沙日报》已经不完整,作为文物的收藏价值不大,但它们是见证“民国”初年长沙报业发展情况的实物,对于研究湖南近代新闻史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